德甲联赛联赛主要是南部之星拜仁坐镇,挑战拜仁的则是轮流坐庄。因此,德甲没有一个真正的“国家德比”。虽然没有德国国家德比,但德甲从来不乏德比。本赛季的德甲球队中,只有一座城市拥有城市德比,这座城市就是首都柏林。

除了柏林德比之外,德甲还有很多让人印象深刻的德比战。多特蒙德和沙尔克04之间的鲁尔德比总是让人血脉喷张。还有与地理有关的莱茵德比。交战双方主要是门兴和科隆。

上期我们说道的汉堡和不莱梅之间的北方德比,也是火药味十足。德国北方第一大城市汉堡和南方第一大城市慕尼黑球队拜仁之间的南北德比也是火药味十足。汉堡的降级让德国的北方德比和南北之战在德甲赛场消失了2个赛季。

那么,这两支球队与普鲁士之间有着什么样的关系。普鲁士在德国历史上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作用。今天的足球地理学堂,我们通过这两支球队,了解普鲁士和德国的历史。

本场比赛的交战双方门兴格拉德巴赫和多特蒙德都位于德国的北莱茵-威斯特法利亚州(简称为北威州),而且每一支球队的队徽都带有B。他们所带有的B,都跟Borussia(德语普鲁士)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门兴与多特蒙德之间的较量也被球迷成为普鲁士德比。

门兴俱乐部俱乐部成立于1900年8月。门兴格拉德巴赫俱乐部的普鲁士元素表现在其官方的称呼Borussia Mönchengladbach。其中,Borussia就是德语普鲁士的意思。除了门兴格拉德巴赫的队徽的B,球队的官方名称之外,它的另一个普鲁士元素就在于其主场名字——普鲁士公园体育场。该球场可容纳54,057名观众,其中站席有1.5万个。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前,门兴的主场普鲁士公园球场保持着相当高的上座率,赛季平均4.7万。即便是降入德乙的07-08赛季,也保持在40000+的水平。本轮,门兴即将在这里迎来德比对手多特蒙德。

多特蒙德俱乐部成立于1909年,晚于门兴格拉德巴赫俱乐部。这支俱乐部的队徽包括BVB,09和Dortmund元素。该俱乐部的全名为BV. Borussia 09 e.V. Dortmund,中文名的全称是普鲁士多特蒙德1909球类比赛俱乐部合资股份有限公司。

其中,BV是Ballspiel-Verein,即球类比赛俱乐部的德语缩写。第二个B,就是Borussia,即德语普鲁士。多特蒙德的真正叫法为Borussia Dortmund,即普鲁士多特蒙德队。

虽然球队的主场不像门兴格拉德巴赫那样带有普鲁士元素(多特蒙德的主场为西格纳伊度纳球场,冠名一家德国的保险公司),但球队却把队歌中融入了普鲁士元素。其队歌反复出现的Ball-Heil-Hurra! Borussia! (为足球欢呼!多特蒙德)以及最后一句Borussia Dortmund wird nie untergehn,(多特蒙德永远不会沉沦)都是多特蒙德所带有的普鲁士元素。

说起普鲁士,相信很多熟悉欧洲史的朋友都不会陌生。他们在1864年通过普丹战争击败丹麦,夺去了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施泰因地区(一战后,石勒苏益格北部通过民族自决投票回归丹麦,成为丹麦的南日德兰地区);通过普奥战争将奥地利踢出德意志的群,自己成为领导者。

1870年通过普法战争,击败拿破仑三世的法兰西第二帝国,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在巴黎凡尔赛宫完成加冕,统一了德意志。可以说,普鲁士作为一个地名对于德国历史的影响是非常深刻的。至今,普鲁士依然是德国的一种精神和文化的代称。其实,你可知道,普鲁士其实并不是“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的群成员之一。那么这个成员又是怎样加群成功进而统一德意志的呢?我们不妨来看看普鲁士和德意志的历史。

德意志人的祖先就是被罗马人称为三大蛮族的日耳曼人的部落。476年,日耳曼人灭亡了西罗马之后,在欧洲大陆建立政权。其中,日耳曼人的一支法兰克人曾经建立地跨西欧、中欧和南欧的法兰克帝国。到查理曼大帝时期,法兰克帝国达到鼎盛。查理曼大帝死后,他的三个孙子将帝国一分为三,东法兰克就是今天的德意志的雏形。

德意志地区最大的特点,就是各路诸侯的权力非常大,中央形同摆设。不包括波西米亚在内,德意志地区大大小小的诸侯都有300多个,其中并不包括普鲁士。

古普鲁士人的祖先与德意志没有任何关系,反而同拉脱维亚、立陶宛(爱沙尼亚比较特殊,他们的语言类似于芬兰语)之间的波罗的海民族类似,有自己的语言、文字,跟德语差别比较大,早期依然停留在部落时期。

那么,普鲁士是怎样德意志化的呢?这就跟条顿骑士团有着密切的关系。足球地理学堂的第一期,我们说道,除了芬兰(芬兰语、爱沙尼亚语比较类似,属于乌拉尔语系,不是印欧语系,芬兰、爱沙尼亚的国歌曲调相同,词不一样)之外的北欧国家的语言都把德国叫做Tyskland,即条顿人。

条顿人的起源,跟十字军东征相关。后来,因为十字军东征失利,条顿骑士团逐渐向波罗的海沿岸转移,传播基督教。神圣罗马帝国给予了条顿骑士黄金诏书,宣布他们可以拥有土地,叫普鲁士。1230年起的50年里,条顿骑士征服了这里,迫使普鲁士人皈依了天主教,建立了条顿骑士团国。

建立条顿骑士团之后,他们从德意志地区迁入大量移民到这里。大量德意志移民的涌入,使得普鲁士人说德语,逐渐接受了德意志化。此后,条顿骑士团跟波兰的战役中遭遇惨败,西普鲁士的格但斯克(德语叫但泽,今属波兰)割让给波兰。东普鲁士即将沦为波兰的附庸。

17世纪,普鲁士公爵死后无子,他的女婿霍亨索伦家族接手了这里,建立了勃兰登堡-普鲁士公国。此后,勃兰登堡-普鲁士公国帮助波兰打仗,换取了波兰承认普鲁士公国独立的地位。就这样,普鲁士逐渐成为了德意志家族的一员。

后来,普鲁士、奥地利和沙俄三次瓜分波兰使得波兰灭亡。普鲁士占领了格但斯克,改名但泽,普鲁士和勃兰登堡连为一体。到19世纪后期,羽翼逐渐丰满的普鲁士开始了统一德意志的道路。先是通过和奥地利联合击败丹麦,夺取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施泰因,在德意志各邦国中树立自己的威信。普奥战争,将奥地利踢出群,自己成为群主。1870年的普法战争,战胜法国,扫清了德意志统一的最后障碍。

今天的足球地理学堂,我们通过德甲的两支强队门兴格拉德巴赫和多特蒙德的普鲁士元素,了解了普鲁士这个曾经的“编外人员”是怎样一步步德意志化,到成为德意志统一的领袖过程。

多特蒙德在德国的对手有很多。因此,以多特蒙德为主角的德比也很多。不仅仅有他们和门兴格拉德巴赫之间的普鲁士德比,还有和沙尔克04之间的鲁尔德比。下期足球地理学堂,我们继续跟随多特蒙德的脚步,了解他们所在的鲁尔区的故事。下期足球地理学堂,我们不见不散。